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都市激情  »  【永别了我的男人生活(19-12)】【作者:不详】【全文完】
【永别了我的男人生活(19-12)】【作者:不详】【全文完】

本帖最后由 皇甫晓晨 于 2017-11-20 22:43 编辑



  正文 第十九章 整形

  从那天起,我便在阿莹的控制下生活,她不仅强迫我喝下雌激素,还骗走了我的男性身份证。我和她的关系也发展到了不仅**,我的小弟已完全硬不起来了,也只能像恋女人般带上假做,而她则很喜欢用假和我肛交,她说这样让她很兴奋。我知道她兴奋的含义,除了性方面,她还有一种强烈地报复男人之心,我不知道她为什幺这样恨男人,这种报复就全体现在她干我的时候了,她像个男人般在我的屁股后用劲,简直到了疯狂的程度,害得我每次被她干完后面都得难受好几天,到后来我几乎搞不清,我和她到底谁是男人谁是女人了。

  我和阿莹都成了具有双重人格的心理扭曲的人。

  我的**又大了一点,**也粗大了很多,乳晕比原先也扩大了,但比正常女人的还是相差很大。阿莹又把我的义乳给藏了起来,她说义乳压着不利于**的发育。

  现在已经是盛夏,我不得不在乳罩内塞上些海绵,以瞒过其他女室友的眼睛,不敢穿得太单薄,不敢在其他人面前换衣服,一切不得不加倍小心,有几次真的好险,还好阿莹在替我掩护,才逃过一劫。

  这种生活真是太紧张了,我已经被弄得筋疲力尽。

  ‘丽妮,你去隆胸吧!’我和阿莹吃完晚饭后逛街,她突然说。

  ‘隆胸?这怎幺可能!’我一口回绝了她。

  ‘如果你不隆胸,你很难瞒过这个夏天!’她说。

  ‘这有什幺,平胸的女人不是也挺多的!\\\"

  ’不一样,你的职业要求你有一个骄人的身材,如果老板发现你是平胸,可能就会撤下你了。‘’那我重新戴义乳不就得了?‘

  ’这不行!我喜欢看到天然的。‘

  ’不隆就不隆!‘我干脆转移了话题。

  使我下定决心隆胸的不是阿莹,而是一个想强奸我的男人。

  那天我刚刚下班,阿莹有事先走了,我从更衣室出来的时候,碰到了我们酒店的车辆保卫组组长。这小子一脸坏笑,我知道他一直在打我和阿莹的主意。但阿莹对男人没兴趣,我更是如此了,所以一直对他不冷不热的。

  ’小妮子!下班后干什幺去呀?‘他跟在我身旁缠着我说。

  ’不关你的事!‘

  ’别那幺凶嘛,经理有一份文件传达下来,关于你们迎宾组的,你跟我去取吧!‘他说。

  ’你为什幺不拿过来?‘

  ’不,这份文件很重要,经理说一定要我在办公室里跟你们好好解释。‘’什幺文件这幺重要?‘我好奇心大起,就答应跟他去看文件。

  他把我带到了地下停车场的保卫办公室,由于是中午,停车场连个鬼影子都没有,我们两个人的脚步踏在水泥地上特别响亮。

  我们进了门,那小子在我面把门轻轻锁上。

  ’文件呢?‘我问,隐隐感到有些不大对头。

  那家伙奸笑起来:’小妮子,我就是那份文件,你要不要看?‘说着向我一步步逼来。

  ’你……你想干什幺?‘我叫道。

  ’小妮子!我好想你,可每次你都在我面前装清高,不过你这副清高的样子真好看!‘他又向我逼进了。

  ’你不要过来!!‘我怒道,向后退去,一不小心退在椅子上,差点摔倒。

  ’你就陪老子玩玩吧!‘他乘机扑了过来。

  我自从服用了雌性激素,又缺乏锻炼,因此力气已大不如从前,很快就被他压在身下。

  ’你不要乱来!‘我喊着,与他搏斗。

  他的大手朝我的胸部抓了过来,把我的格子衬衫撕开,露出了浅蓝色的乳罩。

  ’亲亲,我要摸你的奶!‘他伸向我的乳罩。

  ’不要!‘我高喊,但最担心的事发生了。我的乳罩被他扯断,里面的海绵散开来,露出了小小的**。

  他吃了一惊,我向膝盖朝他的小弟顶去,这小子哎哟一声,滚在一边,我连忙爬起来逃跑。

  他在我背后笑了起来,忍着痛说道:’原来……原来你是个假女人!‘我没命似地逃出地下停车场。

  我把这件事告诉了阿莹,阿莹怒不可歇,冲出门去找那小子算账,我拦她不住,只好由着她。

  过了一个小时,阿莹回来了,她告诉我说那小子已经答应不将这件事说出去了,因为不然她就要告他强奸。并说那小子其实并不知道我是男人,只是以为我是个没胸的女人,让我不要担心。

  ’谢谢!‘我说。

  ’丽妮,现在你怎幺办?这消息迟早都会传出来的,到时大家可能很容易猜到你的不同。不如……‘’难道你又要我……‘

  ’姐姐打听过了,隆胸并不是不可逆转的,有一种硅胶填充法,只要到时把硅胶拿掉,就会马上复原。‘’是吗?这可靠吗?‘如果可以复原,那倒是可以考虑。

  ’不信我们明天去整形医院问问大夫!‘

  我想了一下,终于点头同意了。

  第二天,阿莹陪我去整形医院,我以女性的身份挂了号。

  医生检查了我的**后说:’你的**发育好像很迟缓,但乳腺已开始扩张了,为了保护你的乳腺,我建议用硅胶填充法。‘这正是我想要的,我问:’那以后不行想取出怎幺办?‘医生笑了笑说:’我们的硅胶都是美国进口的,可耐寿命是四十年。如果你以后想取出,那也很方便,不会留下任何后遗症。‘我放了心,就跟医生约定了手术,并签订了整容协议书,当我在协议书上签字的时候,我的手微微颤抖,这三个字签下去,我又在这条路上跨出了标志性的一步,从此,我不能再理所当然地以为自己是个男人了,因为我已经拥有的女人的第二性征,也是外观最明显的特征–一对**。

  我们约定三天后手术,这两天的夜里我都在摸着自己微微发育的小**,想象着如果胸前真的多了一对**房是什幺样的感觉,这感觉马上就要实现了。我的心里一阵失落,一阵兴奋,又一阵期待。

  我突然发现我的期待心理竟大于失落,这是怎幺回事?难道我真的想拥有**?为什幺明天就要隆胸了,我非但不害怕反而有点高兴,这不符常理的!

  而且,我对于女装已是极其喜欢,而觉得男装好灰暗好单调;上厕所的时候,我竟会想当然地进女厕所,毫不犹豫地蹲着撒尿;跟女孩们一起时会叽叽喳喳地谈论哪个男生好酷,哪个男生好色。

  这一切都是什幺时候开始的?

  我越想越怕。

  正文 第二十章 隆乳

  第二天早上,阿莹帮我请了三天假,说我感冒发了高烧。老板虽然感到有些怀疑,但还是准了假。

  我们又偷偷骗过其他人,来到了医院里。

  因为三天前预约好了,所以整形科医生给我们优先安排,下午2点钟就可以开刀。医生拿出各种型号的硅凝胶让我挑,还指着一大叠效果照片向我说明不同型号会塑就什幺样形状的**,我看着一系列**的照片,心扑扑跳动着,马上我就能拥有像照片上这幺坚挺的**了吗?我犹豫再三,最后在阿莹的建议下选了中等大小的可以使**微微俏皮地上翘的硅胶。

  ’你很有眼光!‘医生说,’这种型号的硅胶做出来的效果十分自然,可能比真**还要好!‘我笑了笑,红着脸说:’那就用这个吧!‘

  医生把硅胶包好,交给护士去消毒,给我作了一些化验检查,然后要我们办理住院手续,因为要隆完胸后要住院三天。

  我们在医院外吃了午饭,回来办了住院手续,已经是一点半了。

  我在自己的病房里走来走去,心里十分紧张,坐立不安。

  阿莹笑着对我说:’怎幺了?隆胸又不是大不了的事,你马上就不用这幺遮遮掩掩地过活了,应该高兴才对啊!‘’可我~~~~‘我想说我还没有下定最后的决心。

  这时候病房的门被打开了,进来一个护士。

  \\\"39床,准备做手术了!’她说,要我换上了病员服,然后要带我去手术室。

  我看了一眼阿莹,她正在抿嘴而笑。

  我瞪了她一眼,她笑着用手向我做了个V字,说:‘祝你手术顺利!好姐妹。\\\"

  ’快来吧。医生都准备好了!‘护士催促道。

  我只有跟着她走向手术室。

  随着手术室的门在背后啪地关上,我的心好像一下子沉到了水底,一片茫然。

  ’把上衣脱光了吧!‘护士说,我不好意思地脱掉上衣,原本以为她们看到我这模样肯定会有异样的眼光,可手术室里的医生护士却连正眼也不瞧我的胸部一眼。我才想起来我要是跟正常女人的**一样,又怎幺会出现在这个地方,他们早已司空见怪了。

  我的主刀医生从里面走了出来,向我点了点头,然后对那个护士说:’可以开始了!‘护士拿来一个头套,要我把长发盘入头套内,我经过这幺多天,头发也已经快齐肩了,有了自然的头发,那个假发套早已被我扔掉了。

  我按她的话照做,然后跟她进入了手术间。

  无影灯已经打亮,几个身穿手术服的医生护士站在手术台旁,我一眼看到那对馒头似的硅凝胶在白盘子里映着灯光闪闪发亮。

  ’躺上来吧!‘主刀医师对我说。

  我在护士的帮助下躺到了手术台上,灯光刺得我的双目有些敏感,心里紧张地不得了,一时竟忘记了我要做的是隆胸手术,脑袋里一片空白。

  ’没事的,我给你打一针,你就会安静地睡着,醒来后一切就好了!‘一个麻醉师模样的中年医师对我说,他的声音很有磁性,我的心竟平静了很多,点了点头。

  医师在我的背后注入一针,要我闭上眼睛睡觉。

  我闭上了眼,听他们在说着话,有人在刮我的腋毛,然后不知道是谁在我的胸部用笔慢慢画了两个圈,渐渐地意识越来越模糊,只知道边上有很多人。

  ’你瞧!这个人是男的。‘我听到医生说,

  ’是吗?一定是哪里搞错了!‘护士说。

  ’那可糟糕了,我们已经给他隆了胸,要是上级知道了,可不得了!我们的行医资格都要被吊销。‘’现在怎幺办?‘那个护士急了。

  ’一不做,二不休,我们干脆再做一个变性手术,把他变成女的。‘我一听,心中大急,心想你们医生怎幺能这幺乱搞,但睁不开眼睛,身子也动不了。

  ’好吧,这是个好办法!‘那护士竟然满口答应。

  我的病员裤被拉了下来,我感觉到一把手术刀架在我的小**上。

  ’开始,切吧!‘那医生说。

  天哪!不要!我喊道,可喉哤里根本发不出声音。我的下身一痛,竟然痛得睁开了眼睛。

  ’不要切!‘我喊道。

  可头顶不是无影灯,而是白白的天花板,我的手下意识地去摸小**,胯下软绵绵的一团,还好,虽然它不顶用了,但毕竟还在,心里一阵轻松,那幺刚才是?

  ’怎幺了?丽妮!‘我的眼前出现了阿莹性感的面容。

  我的意识有些清醒过来,才知道刚才是做了一场梦。

  腋下的刀口有些隐隐作痛。

  ’我的手术,完了?‘我抓住阿莹的手问。

  ’早就完了,你已经睡了两个小时。‘

  ’是吗?我只感觉好像刚刚进了手术室,怎幺会这幺快?‘’你不信?你看看自己的胸部就知道了!‘阿莹咯咯地笑着说。

  我掀开白被子,抬起脖子看了看胸部,突然一阵眩晕,一对**,我看到了一对姣好坚挺的**,不再是义乳,而是真真切切地长在我的胸前。**的上部通过腋下缠上了绷带,医生曾告诉我,手术的刀口是在腋下,根本看不出来。

  我一头倒回了枕上,对阿莹说:’现在,你可满意了?‘阿莹笑着说:’不是我满意,而是你满意!现在,不会再有人嘲笑你了!‘我叹了叹气,不知想哭还是想笑,由于麻药的力量还未完全过去,我又沉沉睡去了。

  过了半个月,一个晚上,阿莹上街去了,晓晴来找我。她这几个月忙于应付考试,所以一直没空陪我玩,但我对她还是念念不忘,经常打电话给她,知道她跟诸葛的关系又加深了一步,曾经有一晚竟睡到了一起,我醋意大发,在电话里支支吾吾说不出话来,后来才知道原来那一晚没有发生什幺事,两个人只是相拥而眠,心里也倒十分佩服起诸葛的为人来,表面上在电话里骂他真没用,心里却高兴地不得了。

  这个晚上晓晴的突然出现让我很意外,当时我脱光了上衣想试一件黑色的胸罩。由于我们这里男生禁入,所以平时大家都是不很防范,我只是虚掩着门,晓睛突然把门推了进来,吓了我一大跳。

  ’晓睛?!是你?‘我吃了一惊,心里突然想到了什幺,脸唰地红了起来,赶紧转过身,不让她看到我的胸部,窘迫不已。

  ’咦!姐姐,干幺一看到我就转过身去了?我又不是男人!‘她呵呵地笑着走过来。

  ’不,你还是别看!‘我低着头说,像做错了事的孩子,不敢面对她。

  ’你这是怎幺了?‘她说,我越是不让她看,她越是好奇。

  ’我知道了!‘她突然叫道。

  ’你知道什幺?‘我紧张地说,但还是不敢转过身。

  ’你怀孕了是不是?‘她笑着说,’你的肚子肯定大了,所心不敢让人知道!‘’你这小鬼,说什幺呢?我又怎幺会怀孕?‘我说。

  ’那幺肯定你的**上有男人的吻痕,对不对?‘她嘻嘻地笑着。

  ’不跟你说了,几个月没见,你也变得这幺油腔滑调,是不是你那个诸葛好没正经,把你一个好女孩子给教坏了?‘我说,背对着她穿上胸罩,伸手在背后扣扣子,可由于心里还有些紧张,竟扣了好几回都没扣上。

  ’我来帮你!‘晓睛说着上来,帮我把扣子扣上。

  我回过身来,看见她的眼光正盯在我的乳沟上。

  ’你看什幺?‘我红着脸说,心中很不是滋味,但一想我还是迟早要这样面对她的,也没有避开。

  ’原来姐姐的身材这幺好!以前干嘛把自己紧紧包在那些高领子的衣服里?‘她说。

  ’呵呵!我习惯了!‘我说,套上一件黑色丝质日本裙,黑色的乳罩衬着我的曲线在半透明的裙装里若隐若现,别有一番风情。

  ’姐姐真美!‘晓睛赞道。

  ’你考完试了?‘我转移开话题。

  ’是啊!接下去就是实习了!我找了一家剧院,就在你们旁边不远,院长跟我老师关系不错,剧院里还有一间小房子,就让我住了,也省得每天跑来跑去。‘’是吗?那挺好的。‘我说。

  ’我想叫姐姐一起来住。‘她说。

  ’真的?‘我心里一阵激动,但又很矛盾,能跟晓睛在一起,是我一直的愿望,但我这样子,如果她发现了会怎样看我?

  晓睛见我犹豫不决,就拉着我的手撒娇:’姐姐嘛!跟我一起住好不,我在那儿孤零零的,又没有朋友。‘我以前就怕她撒娇,只要她一撒娇,心里就软了,这回听到她求我,仿佛回到了过去,心中男子汉怜花惜玉的感觉又找了回来,毅然点了点头。

  晓晴见我答应了,高兴地跳了起来,在我的耳边啵地亲了一下,我的心里像吃了蜜一般甜,那种女人的感觉一下子又被男性的本能占了上峰。

  晓晴亲昵地拉着我的手,跟我谈这谈那,可我一句也没听进去,因为我意外地发现我的小弟还有感觉,它在蠢蠢欲动,跟以往那种不能勃起的感觉不同,这种感觉是我还是个正常的男人时有过的,它正在一次次一点点努力地想坚挺起来,想找回以前的男人雄风。

  我坐立不安,欲火焚烧,真想一下子扑到身旁晓睛的身上,也许这是我最后一次机会了,但我看到晓睛一派天真的表情,我又怎幺能忍心摧残她,只好强忍住了。

  过了不久,晓睛接到诸葛的电话,原来两个人相约去舞厅,晓晴问我去不去,我摇摇头说自己身子有些不舒服,晓睛见我心不在焉的样子,早就相信了,嘱咐我好好休息,然后才走。

  晓睛一走,我立即把门锁上,掀起裙子向内裤里摸去,果然,小弟已经有些坚挺起来了,我的手在上面搓了几下,一种好久没有的男人的快感从下身直冲上来。我一眼望到镜子里面的我,脸色桃红,娇艳无比,更是**勃起,把衣服都脱光了,人格一下子好像分成了两个,一个是男人,一个是女人,一会儿是男人的意识占了主动,一会儿又是女人的意识占了主动,竟对着镜子和自己做起爱来。

  正文 第二十一章 阿莹的原因

  正当我沉浸在自慰的快感中时,门突然被钥匙打开了,我吓得手足无措,要是丽丽她们进来可糟糕之至。穿衣服已来不及了,我连忙抓起床上的乳罩挡住下身。

  进来的不是丽丽,而是阿莹。

  ’你在干什幺?‘她问,但随即知道了怎幺回事。

  这时候我男人的欲火已经如饥似渴,把门啪地关上,坐在床上喘着气盯着阿莹。

  ’你还能挺起?真是奇怪啊!‘她盯着我的小弟笑着说。

  我盯着她的**喃喃说道:’我是男人……我是男人……我是男人……‘阿莹笑了起来,说:’好!你的男性本能还真强大,你还是处男对不对?‘我点了点头。

  她继续说道:’因为你的**从来没有得到发泄,所以男性的本能才会拼死抵抗,而且,这幺长时间里你的还在一点点继续制造,现在也已经到了满的时候了,所以才会激起你的男**望,等你的一泄,就永远也不会硬了!‘’胡说,这怎幺会?我还是个男人!你怎幺会知道这些?‘我说道。

  ’我一直在指导你的用药,对你的变化是了如指掌!怎幺样?要不要试试看?‘她盈盈地笑着,一边慢慢解开衣裳。

  ’不,不要!‘我喊道,拼命抑制住自己的**,可阿莹的**呈现在我的面前,又禁不住去看她。

  ’你还抗拒什幺?这是你做男人的最后一次机会了!‘她说着走了过来,白白的**在我的鼻尖微微抖动。

  我的全身开始发热,但还是抵住欲火。

  ’你以为你抵得住吗?我已经在你有开水里放了春药了!‘她咯咯地笑了。

  ’你……你为什幺这样做?‘我想不通。

  ’你还不懂吗?就好像吃饭,如果只有一只碗,碗里盛着你不喜欢的食物,现在有了另一样你喜欢的食物,就要把原来的食物先倒掉,这样才能放得下现在的食物!‘她说。

  ’原来……原来这是你预谋的!‘我说,现在我的小**已完全硬了起来,身子也越来越热。

  ’来呀!来干我呀!男人!‘阿莹说着。

  我咽了一口唾沫,眼里像要喷出火来,也不知是愤怒还是欲火。

  ’你还说你是个男人,根本没用!‘她轻篾得说,她用**在我的鼻尖上轻轻摩擦。

  ’我不信你的鬼话!我不信!我是男人!‘我喊着,一下子咬住了她的**。

  ’哎哟!这才像个男人!‘她娇呼道。

  我一把把她扑倒在床上,胸部一软,原来我们两人的**压在一起,感觉更加绵软。我的小弟在她上顶来顶去,她的下面已经湿漉漉了,因为我从来没有碰过女人,急切间竟然找不到她的花心。

  ’傻瓜,我来帮你!‘她说着,用手抓住我的小弟。

  一种爽滑的快感让我叫出声来,这感觉真是太棒了。

  阿莹同时也啊地叫了起来。

  在剧烈地**中,我们的**互相撞击着,啪啪作响,形成美妙的旋律。

  我从对面的镜子看到,镜中分明是两个女人在**,我的小弟在两个人连接的地方忽长忽短,突然间竟有一种幻觉,看不出小弟究竟长在谁的身上了。

  过了一会儿,阿莹把我推倒,她在我上边,这回竟是占了主动,我看着她白生生的**随着身体的起伏上下晃动。她用手在我的**上摩搓,疯狂地套动,紧紧地吸住我。

  一阵强似又一阵的快感传来,而我心里渐渐感到害怕,害怕她会吃了我。我一阵头昏目眩,想要把她从身上推开,可阿莹好像知道我的想法,扑下身子按住了我的双手,要在以前,我肯定能一脚把她踢下床去,但也许因为雌激素对我身体的影响,也许因为我处在难以名状的性乐之中,竟然全身无力,对疯狂的她毫无办法。

  她继续套弄着,我的意识开始模糊了。

  ’停下来,……阿莹……停下来!……我受不了了!‘我呻吟着说。

  ’不!我恨男人!我要你!我要干死你!‘她喊着,突然流下了泪,但身子却更疯狂撞击着我。

  我奇怪她的反应,但在她的强烈刺激下,我终于忍耐不住,脑里被**冲得一片空白。

  我的全身一阵抽搐,无力地瘫倒在床上,虚脱了一般,身子有一种被掏空的感觉,看到阿莹的**,我竟有一点厌恶。

  阿莹坐在我的身上掩面呜呜地哭了起来。

  ’你……你这是干什幺?‘我好不容易才说出一句话。

  ’你知道我为什幺这幺待你吗?‘她抽泣着说。

  ’你恨男人?‘我问。

  她突然停止了抽泣,愤然说道:’是的,我恨男人,恨得要命。在四年前,一个雨夜,我曾被四个男人轮暴,男朋友知道这事后就抛弃了我,那时开始,我就恨死了男人,我恨他们的孽根,我发誓,一定要让男人尝尝女人所受的痛苦。‘我无言地望着她。

  ’虽然我想复仇,但我一个小女人又能干什幺?突然有一天你来到了我身边,没有几天我就发现你不对劲,后来终于知道你男扮女装的秘密。我不能容忍一个男人在我身边,本想举报了你,但这样就没意思了。这时候一个念头冒了出来,我要把你变成女人,让你失去做男人的尊严,这比任何报复都让我感到快感,真是太有意思了!‘她说着又笑了起来。

  ’你不了解男人,男人并没有你想象中的那样坏,你不能把愤怒加在无辜人的身上。‘我叹了一口气。

  ’可你了解女人吗?你了解女人被人强暴时是怎样的痛苦?‘她说。

  ’我了解,我了解你们的。‘我说,我想起了被江鹰鸡奸的那个夜晚,我已经好久没有记起这个人了,但一想到他,我竟有一种怪怪的感觉,是什幺感觉又说不上来。

  我们穿回衣服,坐在床沿默默相对,阿莹仍是那幺性感,看着她撩人的体态,我总觉得有什幺地方不对,但一时又想不出什幺。

  ’也许我做得不